南山月。

铁石心肠。冷心冷肺。

好看诶qwq

手寫協會-LoH:

当秋:

墨:tag社 京都草木染,京音—山吹色,苔色,秘色。
笔:从圭手作,文禾禾事,沉。
本:papermood花信风,纸张比hobo厚,和往世书差不多,不过是纯白的,不像忘世书那样偏黄,彩墨表现力还可以,色彩还原度挺高,但是大块墨涂上去的时候还是会发皱。


存档~12.31小记
(已经18年了QAQ,时间过的可真快呀,所见所闻感觉清晰如昨日,历历在目,其实已经过去三个月了……)

觉得山村是个寻“古意”的好地方,阳光冷气与枯峻山水构织着慢悠悠的热闹与荒凉。
小村外,从山中延伸出来的沟壑蜿蜒在田地上,深色凝固的水边是一簇又一簇干枯的树杈子直指天空,我看到一只喜鹊从上面张开黑白的翅膀飞落在青青的麦地上。
走进村里,一棵楝树伫在平房边上,黄黄的果子点满了枝桠,一只白肚皮的大黑狗威风凛凛地在房顶一角蹲守。门边小菜地里,枯瘦的月季把枝条抽得老高,稀疏的绿叶子上有紫色的纹路,头顶着小小的深红的花。几丛矮菊枯皱,像一把揉散了的流苏,掩着一方废弃的石磨,上面有两只猫懒洋洋的摊开,毛又茸又长。「好想撸毛儿~~~
冬日好啊~
“喵”,猫主子抬头看看我,又趴回去接着晒太阳。

???
????
?????

我好奇把每个点了一下
我以为
他不会有反应的。
:)

突然失去了追他的勇气(´ . .̫ . `)

笑而往:

华山在我心里一直都是那种真正称得上潇洒的门派。它用如今的贫瘠、拮据和满目疮痍来阐释所谓大派未必时时手握荣膺,又用每个人的乐观、勤勉和不屈不折来昭示真正的大派独有的风骨。可以困苦多艰,可以因一时落魄而为人非议,但哪怕潦倒不堪,英雄也仍是英雄,傲骨也仍是傲骨,如山巅傲雪独立的青松,可摧而不可折。


就像枯梅可以自毁一臂来挽救全派危亡,齐无悔可以担着沉重的代价落叶归根,谷潇潇可以尽心竭力地教同门砍价省钱,高亚男可以对师弟师妹慷慨袒护。每个人都过得艰难而富足,可以大大方方地承认昨天某座楼阁被雷劈了又没钱修葺,也可以摸着鼻子自嘲说快把门派打包卖了,哪怕顶着满天风雪刺骨寒凉,也能笑得灼亮如朝阳,搓着单薄的衣服下红紫斑驳的手,忙活着筹钱,整修,帮同门牵线搭桥,闲来便围在一起喝酒吟雪,比划着木桩练剑。偶尔师门里来了新人,哪怕一人刮箱底凑出一口粮来,也要拍着胸脯笑说我们华山还是养得起新同门的。


但即便生活贫艰如斯,也从不弃雅趣,不抛志向。龙渊里炼过的骨头坚铮如铁,山头雪洗过的灵魂也澄澈通透。誓剑石验过多少碧血赤子,埋骨地便荡过多少昭昭英魂。他们从人间各处来,踏着各自的境遇,揣着迥异的理想,踏上高山之巅的一霎却又殊途同归。不问苦寒,不问悲喜,无愧天地,无愧苍生。


长剑在手便是大道在肩,天下处处皆可容身,足迹镌遍山川江海。待白衣侠客烈酒过喉,热血滚沸,必迎着漫天飞雪桀然一笑来,遍地朔气里唯有剑息尚存,青芒纵横,咄咄不让。快雪晴后便又只剩一地寂静,侠客携着笑音来,乘着酒气去,哪怕背影遥远得只剩轮廓,也可听得他字句铿锵,朗然摇撼乾坤。


他吟,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。

今天做课业去给风无涯送酒
点到对话 一般别人都是【……】
他却问【你可有看见齐师兄】
唔…

与香帅月下对视(〃ω〃)

我华山无所畏惧。

阿雕ADyio:

满堂花醉三千客 一剑霜寒十四州

我华山无所畏惧
除了冷....

真美

陈帆fotochen:

大寒 | 

愿你手中有剑,

身边有酒,

眼中有诗,

夜里有梦。

胸间藏山水,

心里有江湖。


图/文: @陈帆fotochen (微博)


我的畅销新书《以影为伴:旅行摄影实战手记》,已加印。

陪伴光影爱好者 最好的礼物


详情介绍 点击:当当京东